设置

关灯

疯了(含h)

第(1/4)节
    伴奏的音乐结束一曲又一曲,桌上的空酒瓶多了起来,陆鹿喝了半瓶,剩下的全是黎姿跟沉林齐玩骰子输了喝的。

    沉林齐不让她,一点都不让。

    黎姿干了杯子里剩下的酒,用她七分醉意的眼神认真打量起沉林齐,有些羡慕地挨着陆鹿:“我觉得沉林齐很帅很帅,从头到脚都非常非常的有气质!但我现在觉得你对象也不赖,所以为什么沉林齐不能是你对象呢?”

    这都能乱说?她是醉了还是疯了?

    陆鹿被她的这句话吓得不轻,一旁的沉林齐更是脸色铁青,冷冰冰地叫了声黎姿,黎姿竖着手指头放在嘴边,她不要听他喊她名字,不好,非常不好,他每次叫她名字都要发狠弄她,明明很不好受,她还是上瘾一样的喜欢,什么都好,就是不温柔。

    她戳着沉林齐的胸口,那是心脏的位置,她醉得像棉花一样,嘟囔着:“不准叫我名字,凶死了,你学着点季让好不好,你看,陆鹿也来了,为什么季让没有像你质问我这么质问陆鹿,他还关心陆鹿吃了什么吃有没有没吃饱,还唱歌给她听,你什么都不愿意,连男仆装都不愿意穿给我看,你说!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硬邦邦的,你信不信,信不信我找块铁都比你软……”黎姿打了个酒嗝,对着偌大的包厢胡乱指着,人都站不稳,被沉林齐拦腰一把扛在肩上。

    “啊!”

    黎姿叫了一声,脑袋晕乎乎地抬不起来。

    沉林齐直接把她抱走,黎姿凭着感觉对着陆鹿挥手,成功对着墙热情道别:“拜拜,拜拜,拜拜,我要回家了,下次再找你玩!”

    人都走到门外了,黎姿垂了半天的手臂又挣扎起来:“季让,你唱歌好好听,下次记得教教我们家沉林齐……哎呀!打我屁股干嘛!”

    陆鹿笑得直颤,她没见过耍酒疯的黎姿,也没见过脸比锅底黑的沉林齐,真是头一次,凭她在黎姿身上发现过的那些沉林齐留下的星星点点,不出意外,黎姿明天又要在床上躺一天。

    人走了,包厢里就剩她跟季让两个人。

    “我们也走吧。”陆鹿站起来把外套拿起来套上。拉链还没拉,被季让揽着抱进怀里,顺势压在沙发上。

    呼吸相撞,季让不留余地地亲了下去。

    从她盯着他唱歌他就想这么亲她了。

    他吻得激烈,而又急躁,皮质的沙发随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随即被急促的喘息声掩盖下去。

    走廊上传来电梯到达的叮声,重迭的脚步以及交谈的欢笑,越来越近,近在咫尺,陆鹿才意识到门虚掩着没关。

    她刚要开口提醒,季让已经先她一步起身去关门,习惯性落锁。

    一系列动作直接隔绝了门外的声响。

    陆鹿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接吻的时候被季让推堆在胸口,她随手拽好,红肿着嘴巴,隐隐泛痛:“什么时候学这么坏了?”

    “都快破了。”她用指腹蹭了蹭嘴唇,漫不经心地走向他。

    季让把她抵在门上,一边亲她,一边脱她的衣服。

    陆鹿被压在门上,圆挺的乳房被挤压成饼状,空调暖气很足的情况下,她依旧被这冰冷的温度刺激到了,她克制着压低声音,生怕被外面经过的脚步声发觉门内不可告人的秘密。

    “慢点……”陆鹿撅着屁股,两腿间被季让烫铁似的硬棒磨得发麻。

    季让咬着她的耳朵,捏着她的花核肆意蹂躏玩弄,黏腻的水声隐隐约约在耳边交缠,他没进来,陆鹿仍被他弄得全身发软,像是在狂风暴雨下摇摇欲坠的小树,站都站不稳。

    透明的液体顺着细腻的大腿内侧往下流,一滴两滴滴在地上,陆鹿咬着唇,忍着声,视线变得虚无,她像沙漠里迷失方向的旅人,四周荒芜一片,唯有手里抓着的一节紧实的手臂,勉强稳住这副颤颤发抖的身体。

    “越来越敏感了,你刚刚连续高潮了两次。”被裹湿的手指轻易地分开她,沿着缝隙抠弄进去,指腹紧贴着那层软肉,季让捞起她一条腿架在臂弯
第(1/4)节
推荐书籍:同桌请别碰我,谢谢四人愉快的垦丁之旅讨厌死哥哥了(骨科h)监禁幻想李想的催眠学园穿进黑暗耽美文之后(np)快穿之男主总想找初恋社团活动无法拒绝!(强制高H)身为队长,必须高冷[电竞]末日了,但还要上学(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