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0节

第(1/3)节
    关山韶家,她是听说过的。

    韶家的长子在铉云宗掌门座下行五,因?这?份关系,两家素来亲近。韶家最受宠的幺女,多年前?下落不明,失踪了许多年,韶家苦寻多年不得,一度以为香消玉殒,没曾想竟被困在了妖域。

    思及此,姜婵低头又看?了眼韶音。

    她年岁不大,比起姜婵还要年幼两岁,看?得出来在妖域过得不好,人清瘦许多不说,精神也惶惶不安,受尽了折磨。

    对上姜婵的目光,先是?下意识瑟缩,又强迫自己冲着姜婵笑。

    过了许久,还是?没忍住小声问谢怀:“枕流前?辈,何时才能?回到修仙界?”

    谢怀一愣。

    姜婵也意外地看?她:“你认得他?”

    虽说韶家与铉云宗亲近,韶音受宠,经?常随父亲出入铉云宗,与谢怀相识也没什么奇怪的。

    姜婵意外的是?,谢怀已脱胎换骨一遭,容貌较之?以往大相径庭。

    这?样还能?一眼识出谢怀,属实让人意外。

    韶音年幼失踪,虽与谢怀数年不见,但没觉得自己认出来有多奇怪,她耿直地指着谢怀的剑:“那不是?枕流吗。”

    二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枕流剑盈盈亮着,周身剑气锐利又温和。

    韶音呐呐:“我虽与枕流前?辈多年未见,但天下人不会不认得枕流剑,见剑如见仙,我晓得的。”

    谢怀听罢,许久未曾说话,抱着剑低垂着眼,绵延的云烟像是?顺着疾风漫进了他的眼底。

    姜婵知道他心中的郁结,便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韶音:“你为何会在妖域?”

    少女沉默许久,好像自己也不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只磕绊说:“那年妖潮之?乱,我随父亲平乱,圣屿殿的人趁乱抓人,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等我清醒过来,我周遭都是?年纪相仿的女孩。”

    姜婵低头思索:“其他人呢?”

    “都,都被杀了,”韶音面色惨白,“不过三日,便都杀了个干净。”

    姜婵奇怪:“只留了你一个?”

    这?话听着像有歧义,韶音的脸色愈发不好,她只顾着摇头,摇摇欲坠的眼泪好像就要砸下。

    谢怀开口:“你失踪之?后?,圣屿殿也在一直追寻你的踪迹,那些年只要是?年纪相仿的纯善之?女,都会被掳走虐杀,这?件事我有耳闻。”

    他看?了眼韶音,又看?了看?姜婵:“他们本就不愿放过你,她当年估计也是?因?为这?原因?被带去了妖域吧。”

    姜婵浅浅一笑:“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奇怪罢了。”

    她抬手默默韶音的头,眼神慢慢柔软下来:“若不是?因?为我,你这?些年也不会吃这?么多苦了。”

    韶音听到后?,瞬间摇头道:“仙子怎么这?样说,是?那妖域中人残杀无辜,今日您救我出来,我还不知怎么报恩才好。”

    她咬咬唇,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面露恨意:“妖神封印这?些年,妖域圣屿殿全权交由副手负责,他,我能?活至今日,也是?他的……”

    姜婵自能?听出她的意思,先她一步虚掩她唇齿:“我说了不怀疑你,不必自证清白,过去的事,不愿提起也无需回忆,从今往后?,你还会是?关山韶家的幺女,不会改变。”

    飒飒冷风中,韶音汲取着身旁人的温暖,倏地落下眼泪。

    闻涿已不在入口,妖域交界一片空荡。

    好似天地间就要发生?一场大事,冷寂的空气中也飘荡着惶惶的气息。

    谢怀:“去寻司泺吗?”

    “我知她在哪。”

    道心就是?司泺的死穴,只消闭上眼,妖神那股浓烈的恶念气息便会清晰显现。姜婵在韶音周身挥了两下,确保不会再有妖群能?近她的身。

    她实在是?太过孱弱,若非这?一路回家的信念支撑,估计早就倒了。

    “
第(1/3)节
推荐书籍:金陵十三钗命定之人(异国,1v1,高H)淡烟疏雨落花天少年儿女春衫薄艰难陈述交流【傻子的幸福】见月明眼里月色(1v1 H)这些年,我调教老婆的心路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