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252贞操锁(周H)

第(1/2)节
    上了大学以后,周烨就很喜欢给她舔下面。“舔逼”这个词从他口中而出,并不像陆梓杨那样带着服务感,他只是喜欢折腾她,让她因他迷失,然后在他的逼迫中承认,daddy舔得最好。比男朋友们都要好。

    伍桐高潮时常常分不清与她在一起的人是谁。这个人要她说什么,神志不清的伍桐就顺他意说什么,不是讨好,是敷衍。她的极乐是踩着人家登上去的,说几句能让他觉得好听的话,也没什么。陆梓杨有一次被她随口道出的“喜欢你”冲昏头脑,结束之后伍桐拍拍屁股走人,他不敢置信,问她刚才说的,难道不做数吗。

    伍桐也没有任何心虚,只说:“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在床上哪有真话,你说什么我也不当真。”

    陆梓杨用一种很受伤的表情看她,说:“可我说的全是真的。”

    还有一次,她将许戈的名字叫成了“梓杨”。许戈只是一顿,什么话也没有说。事毕,他约是以为伍桐已睡去,起身去阳台,吹了一夜冷风。

    周烨注意到她的分心,却不知她是为谁分心。愤怒更甚,他掐紧她的大腿,齿边故意刮过她肥软的唇瓣,往上顶到阴蒂。她颤得吟了一声“疼”,可腿却在战栗,花口将他重新没入的厚舌夹住。腿心的穴肉像小小的鱼口,不断翕动,引他进去又推他出来。

    两条不安分的腿向往里缩,周烨使劲,将她的腿扩到极致。她一手撑着他的肩,口中抗拒,力量却完全胜不了她。

    周烨用力欺负她下面,磨着她甬道里粗糙凸起的地方顶,那里像是泉眼,突突地冒甜水。他张口尽数吞没,动作粗鲁,像是要将她吃掉般,蛮入蛮出,啃咬着席卷她。

    终于那里喷出水,她娇又冷的哭声伴随着透明液体一起洒出,将周烨的唇颚喷得水淋淋,上衣濡湿一片。他勾着衣角,躬身,单臂脱去衣服。蜜色的胸肌上明水点缀,却又被新喷出的覆盖。

    抬眼,却见女孩虽然向他张开腿,却上仰着脸望天空。

    她通体因涂过润液纯净透明,融在阴冷的白光里,浑圆的胸乳因弓起的背,也仿佛向天空翘着,变成鸟的话,随时都会飞走。她的注意力从来不在他身上,哪怕他牵引着她的身体。

    不爱人时,尚且一直如此。要他卸下一切自尊去跟随,也从不曾给他半分偏爱。

    如若她爱上谁——暗恋、捡到他、囚禁……女孩曾有的至高无上的,极端如信仰般的初恋,当时他听那一耳墙角,怎会想到会成为他几十年的梦魇。他不会让那过去幼稚的情感,回到她身体里。她飞不出去。

    伍桐的精神好像已经离开身体。这些年与周烨一起的记忆变成零碎的切片,锋利而冰冷,有昨夜的对比,她无比清晰地认知到与周烨做爱,和与沉泠有何不同。

    “周烨。”她轻轻地喊他名字,觉得有些问题必须要说清楚了。

    铃、铃,她听见清脆的金属声,以为他又要将她的双腕锁住。腿上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往上滑,下穴被男人用两只分开,有粗短的金属直直捅进她的小穴,冷得她咬紧牙。低头,臀与腿被黑色的皮带狠狠勒紧,她惊慌地阻止周烨上锁的动作,很快听见咔一声。

    周烨将带着金属柱的皮质贞操带锁在了她身上。

    “小猫儿,你属于我了。”周烨沉沉的目光凝在伍桐腿间,长指在那包裹着穴口的金属片上来回滑动,那里还有液体自她身体的最里面往外滑,透过坚硬的金属由中间一道缝隙渗出,抵在他的裤子上,“没有我的允许,再没有男人能进入这里。”

    成型的金属柱没有一丝怜惜,伍桐微微动了动身体,那圆柱形的头就在她紧致的甬道里转动。

    “周烨!你真是疯了。”伍桐扶着窗户想站起来,那根金属柱却忽然在里面飞速转了起来,伍桐猛地摔下,被周烨接住、抱起,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钥匙,还是个遥控器。

    “你早知道我是个疯子。”周烨捏了一把她的屁股,狠狠掴上去,内壁猛然夹着转动的金属柱摩擦,激起非人的快感。伍桐呼吸
第(1/2)节
推荐书籍:【高H】欲望之岛好奇心(H)小娘子乖徒徒要黑化,不哄都不行淫荡姐妹fatego黑胡子的母猪特异点婶婶和侄儿为这并不淫乱的异世界献上亦杀心妹妹是女仆你要不要跟我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