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承认我们从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啦!”

第(1/2)节
    可惜日月不歇,刹那怎可能停留,几日后众人便如期抵达霄厄剑宗的山门。

    谢虞晚、宋厌瑾和傅念萝回到师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九霄宫觐见掌门与诸位长老,萧元晏和荆鸢无所事事,纪渝便领着他们参观霄厄剑宗诸峰。

    九霄宫还是他们离开霄厄剑宗前的那副模样,长老们端坐在主座上听谢虞晚娓娓道着这一路的奇闻,关于赵识珩与怨魂阵、顾莞月与身魂分离术以及夫挟与无道天的大计,谢虞晚只刻意隐去了同陆濯容的那次谈话——陆濯容说她体内有仙缘,此事谢虞晚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

    宋厌瑾没有仔细听谢虞晚的讲述,他平静地注视着上座的各位长老,当谢虞晚说到慕素胧对他那莫名的敌意时,宋厌瑾没有错过他们眼睛里那不约而同的松懈。

    少年垂下睫,眼尾转瞬即逝一抹讥讽意。

    “师父,”说到最后谢虞晚颇有些口干舌燥,她吞吞唾沫,总结道,“无道天行恶事,杀无辜,聚怨魂,只为召回其邪主。”

    出乎谢虞晚意料的是,在座的诸位长老闻言似乎并不意外,天莲道君沉吟半刻,最后侧目看向宋厌瑾:

    “小锦,你如何看。”

    宋厌瑾躬身行礼,淡声:“徒弟定谨记已任,不负师门重托,亲灭无道天。”

    谢虞晚在一旁听得满头雾水,重托,什么重托?

    注意到谢虞晚的茫然,天莲道君讶异:“怎么?小锦,你还未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你师妹?”

    宋厌瑾垂下睫:“师父,徒弟念及前路凶险,恐是条不归途,便不愿再说出来徒增身旁人愁悒。”

    “少年人独自背负太多岂不辛苦?”天莲道君摇摇头,旋即看向谢虞晚,解释道,“无道天修炼的法术至邪,唯有宋氏血脉能一压。”

    谢虞晚一愣,难怪慕素胧和夫挟都想要他的命,宋厌瑾拿的这可是妥妥的救世主剧本啊。

    不过她倒还真没太多担忧意,宋厌瑾那鬼话可骗不了她,他可是穿成了原书女主,性命有什么好担忧的,反倒是她这个恶毒女配的小命容易不保吧!

    谢虞晚觉得哪哪都奇怪,她想不通宋厌瑾这个谎的意义,还有天莲道君这番解释分明也暗藏玄机,听他的口吻,似是对无道天颇为熟稔,这是怎么回事?

    宋厌瑾偏过眼,少女紧蹙的眉头落入他的瞳仁里,他略一思忖便知晓她在想什么,宋厌瑾有些不耐地绞绞眉心,出声打断谢虞晚的沉思:

    “师父,按照惯例,这届斗法该定于半月后,今年可还要举行?”

    “啊,险些就忘了这事,”掌门干咳一声,移眸看向傅念萝,“阿萝,斗法的诸多事宜,就劳烦你了。”

    谢虞晚这才记起霄厄剑宗六年一次的斗法将至,彼时各门派都会派弟子前来斗法,这是在江湖上延绵百年的传统,只是……

    “师父,无道天可是寄来了战书,于此时节举行斗法是否不妥?”

    天莲道君抚着长须乜谢虞晚一眼,却笑:“不足为惧。”

    傅念萝也说:“晚晚,不必过分忧虑,自古邪不压正,量那无道天也掀不起太大浪花。”

    他们不曾陷入陆濯容的幻境,不曾亲眼目睹百年前的无道天,自是不明白她为何会这般紧张。

    心知如此,谢虞晚却仍有不甘:“师父,那无道天作恶多端,其信徒法力又深不可测,又岂能将全部希望都寄予师姐一人身上?”

    谢虞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字句已出口,殿上气氛也已凝滞,谢虞晚咬咬牙,刚准备继续冒犯下去,傅念萝已经率先启唇拉开话题:

    “各位长老,阿萝有一事相求。与我们同行的纪渝师弟这一路上勤加修炼,剑术是以突飞猛进,如今不少内门剑修也定不是他的对手,他若还留在外门,实在可惜。”

    这原本是谢虞晚打算在今日相求的事,只是她一时辩急了便忘了此事,所幸谢虞晚在入殿前同傅念萝提了一嘴,傅念萝这才能在此时借来化解渐僵的气氛。

第(1/2)节
推荐书籍:旗袍教师四美图美丽的女班长竟然私底下满足父亲的性欲重回七十年代后我爸成了我二叔黑鬼有罪之红杏迷途惊天巨变4587【海贼王乙女】停车场道格拉斯博士的实验体表妹不善(重生)梧桐树下的丝袜娇妻性开放D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