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阿卫,滚烫”

第(1/2)节
    祂再一次睁开了眼眸,望着宝宝无意识的将手搭在了自己的绵软上,看着她香甜的睡颜,阿卫感到心满意足。

    祂的宝宝,祂唯一的宝宝,永远的宝宝。

    阿卫眷恋的看着,又挺了挺柔软的腰肢,好让自己那肿大的乳头更加轻松的塞入到宝宝微启的唇中去。

    只有这样、只有这样被需要的感觉才是无比真实的。

    连续几天不断发生的诡异事件让我很难睡好。即便是入睡了,还是会容易做光怪陆离的梦。不过只有当我依偎在阿卫的怀里,感受到祂熟悉的气息后,我的全身心都会平静下来。

    所以我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吸取了教训,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窗外,了解到了当下的时间。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而窗帘早已被阿卫拉上。卧室里昏暗无比,只有几盏星星小夜灯仍旧在不知疲倦的工作着。

    阿卫躺在我的身边,祂的长臂正紧紧地搂住了我。搂得很近的距离下,我能感受到祂的下半身仍旧维持着蛇身,腰身上被阿卫那粗壮滑腻的蛇尾圈住了。

    理应上阿卫是不需要睡眠的,可祂现在这副模样倒像是真的睡着了,只是不同于人类,祂是用腹部的哺育袋进行呼吸的。这处富有魅力的地方随着祂呼吸的频率不断开合,盛开到最大时又像是一朵花苞迅速枯萎到干瘪。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伸手推了推阿卫,声音轻轻,“妈妈,我睡醒了。”

    祂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哺育袋停止了动作。回应我的声音沉闷,因为贴得太近的缘故,低哑的共鸣让我的耳膜发涨,可面前的阿卫只是回应了我,祂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身上的细小眼球全都缩了回去,就连平日里活跃的触手也不见了踪影。

    这样的状态很奇怪。我暗自思忖着,手搭在了阿卫的蛇身上,立马知晓了一切。

    祂的蛇身温度很高,滚烫到吓人。

    “阿卫…”

    我又试探性的喊了祂一声,用手指戳了戳祂那柔软的哺育袋。这次,就连滑腻的哺育袋都没有回应我的迹象,仍旧保持着完全闭合的状态。面前的阿卫还是没有动弹,祂的整条手臂处于一种柔软到如水的状态,我用手指戳了戳祂的肌肤,是和蛇尾一样滚烫的温度。

    像人类一样发烧了。这是我的第一猜想。

    可是当这个念头冒出的瞬间,我第一时间否决了这些。

    阿卫可是怪物,是和人类不同的,怎么会…

    “清欢,清欢宝宝…”

    我刚想要伸手试探祂的温度,面前的阿卫已经黏黏糊糊开口了,“清欢,清欢宝宝,亲亲我,来亲亲妈妈吧。快来喝妈妈的奶水吧,妈妈今天、今天有些不舒服…”

    “因为清欢宝宝把东西都射进妈妈的体内了,所以才会感觉到不舒服,没有、没有责怪清欢宝宝的意思,相反,妈妈感觉很快乐。这些都是、都是清欢宝宝爱我的证明…”

    “阿卫,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

    我全部都听完了祂所说的胡言乱语,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样的淫荡言语以前的阿卫不常说过,近来说的是越发频繁。我的手缓缓抚摸过了阿卫滚烫的蛇尾,又接着刚刚所说的话语补充了上去。

    现下阿卫的状态确实与人类发烧时的模样很像。浑身滚烫还会时不时的颤抖,就连脸上都染上了不正常的潮红。祂的双眼微眯,看起来无比虚弱。

    可我知道那不是所谓的“生病”,像阿卫这样的怪物,只会“受伤”而并非“生病”。

    滚烫的蛇尾烫得我的掌心发热,见着阿卫难耐的表情,我试图用自己的温度去安抚下焦躁无比的祂,旋即轻轻开口了。

    “妈妈,你是不是蜕皮的时候没有完全褪干净,还是…”

    “呜,对不起哦,宝宝。妈妈本来想隐瞒这些的,可是、可是宝宝原来全部都看出来了,还是瞒不住宝宝…没有蜕皮不干净,妈妈是被、是被蛋卡住了。卵、卵卡在了后面,出
第(1/2)节
推荐书籍:几次迷奸岳母侍神李刚家的待客之道双人滑搭档能听我心声燃犀记事/诡事书万能修改器爆了奶奶级熟女的菊爱狱(1v1h)金粉堕(高干)见鬼的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