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幻境h

第(1/1)节
    “那你觉得,如果我不嫁给赤水恒隆,应该嫁给谁呢?”小夭按住怀中不老实的手,还是问出了那句话。

    “选我。”

    相柳向来浅淡的脸上染上欲色,头埋在小夭的脖颈间,温热的舌一寸寸舔舐着雪颈,或深或浅地咬着,留下一连串红印。

    看着面前熟悉的脸庞,小夭想起来他们在清水镇度过的日子,那时候她只是草药铺子的玟小六,不是什么皓翎大王姬,也不是涂山氏的二夫人,相柳也是这般,不高兴了就咬她。唇齿之间血液交融,把她那些没有宣之于口的情愫一并吞下。

    感觉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她都快要忘记相柳的模样了。

    男人的手挑逗般在小夭的锁骨处画着圈,合欢香弥散在空气里让她的头昏涨非常,不知道是不是这香的作用,她只想贪心地留住这一刻的温存。

    小夭的眼里染上疯狂,松开按在相柳手上的手。

    一脱离桎梏,相柳就扯散小夭的衣领,大掌探到小夭的柔软上不轻不重地揉捏着,肌肤相切,是温热的触感。

    一边揉搓着,相柳俯下身又吮吸着另一边,把小巧的一团全部含在嘴里,舌尖轻轻在小夭的乳头上扫过,把顶端的红梅浸湿显得越发红艳艳的。

    轻佻慢捻,两团柔软同时被照顾着,不得不说,身上这人的技艺十分高超。

    男人已经是意乱情迷,他俯下身来看小夭的反应,却发现她好似并未动情,目光呆呆地,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他不满地哼了一声,沉下身子想吻住小夭的嘴唇,小夭看着眼前这人欲火焚烧的样子,本欲推开的手转而虚虚环住他的脖颈,主动仰头迎上他的索吻。

    男人眼里刚露出欣喜地神色,就感到脖子一凉,短刀利刃,白光闪过他的头和身子就分了家。

    此刻再看,还哪有什么相柳,不过是一具吸干了血液掏空了内脏的血液的皮囊罢了。死了就死了,连一滴血也没有。

    小夭木然地看着镜妖变出来的幻境碎了一地,放下手里的短刀,眼里的神色疯狂又执拗。

    记忆里那人,雪肤雪发,从来就是雪山上那捧最冰最凉的雪,什么时候,会露出这般情欲占了上风的猴急表情。

    镜妖跪地求饶,它是一头刚化形不久的鹿妖,并不晓得小夭的真实身份,只是觉得此女身上虽然没有灵力波动,但实力深不可测,自己并不是她的对手。

    “你走吧,我不杀你。”小夭说。

    镜妖连连道谢,正要逃遁,却又听得对方说:“下次变得像些,他身上,冰凉,没有温度。”

    涂山璟和侍从们是在这座昆仑北部的荒山上找到小夭的,找到她的时候,一旁的静夜不禁骇然,他们尊贵的世子妃就躺在那里,在一片五谷不生的荒草里,衣衫不整,目光一片死灰直直地看着天空。

    他们的世子过去揽住她,也不问她发生了什么,只是替她拢好胸前的衣衫,将她的头轻轻地靠在自己的肩头,心疼地看着她红了眼眶,两个人默然地坐着,一直到夜幕降临,繁星覆盖苍穹。
第(1/1)节
推荐书籍:安非他命( 1V1 黑道)【妄想剧场】母子婚配合法化的世界——美妈给我生三胎!醉落花(1v1 高H)抗疫为爱鼓掌只因为是你绿色的龙珠世界女侠斗得过淫贼吗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高h黑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