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暴露(乳交h)

第(1/2)节
    “啊——嗯——”

    意乱情迷的呻吟与起伏不定交迭的身躯一齐律动,云荞抱着男人的脖颈,抓着对方的皮肤留下了红痕,又亲了上去,“我不是故意的,”体内的肉棒似乎又涨大了一圈,顶得她又酸又爽。

    “知道了,”江连低头去吻女人可爱的发旋,倒没有半分不快,女人嘟起的小嘴似有些苦恼,他安慰道:“让你爽就好了。”话毕,江连猛地耸腰顶弄,突突突地进,噗噗噗地出,肏弄得大开大合,那小嘴儿本就会吸,抽出时又是不舍地入得更深,仿佛顶到了尽头。

    “啊啊啊啊——”云荞被肏得语无乱次,抱着男人放开声地大叫,全身心投入的样子让男人肏得更深,最后浓浓的一泡射到肚皮上,烫得很。

    云荞的腰肢还牢牢地被握在男人掌心,她顺着力偎在男人怀里,摸着男人喉结夸道:“真的好厉害。”厉害到她穴内还浸在高潮的后韵里。

    男人刚射精,喘着气,抱着软玉,这揉揉那揉揉,整个人舒坦得不像话,听着女人的夸赞,用又硬起的阴茎卡入女人臀缝里回应。

    嗯——云荞低低地哼着,直呼歇歇太累了。

    两人靠在床头,相互依偎着,静静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半晌,云荞忽地抬头问道:“天空怎么办?”

    江连掰着人的手指头,牢牢攥在掌心,“接来便是。”

    云荞一喜,坐直身体凑近男人的耳:“你说的噢,到时候可别嫌吵。”

    “怎么会?”江连亲了亲女人唇角,他对她的东西都不反感。

    两人又抱在一起闹了半天,江连兴致很高,光是吃奶都吃了好久,“哎呀你快点!”男人没理女人的催促,埋在乳肉里吃得迷乎,高挺的鼻背陷入乳沟,像挠痒痒,云荞也确实被吸得浑身发痒,只得催着男人快点,奶头都被吸肿了!

    江连埋在乳肉中,软乎乎嫩生生的两团直迷了他眼,说的话也少了清晰度:“嗯,好香,好好吃……我尽量。”

    云荞被吃得喷了好多水,江连埋头去检查,掰开阴唇那红肿一片,嫩肉外翻,小可怜也肿得像熟透了的樱桃,今天做得确实有点多,看女人脸上嫣红,催着他快点儿,他说这里可能不行了,云荞还疑惑着人就已经被完全放倒,而男人那粗长就悬在上方。

    腥味儿扑了个满面,男人的龟头渗了好多液体,长长的一根,青筋盘在上面好不丑陋,只见江连跨在她身上,眸色深沉,盯着猎物般团住了两团乳肉。

    因躺下而摊平的乳肉被聚拢起来,玲珑无比,“用这里。”随后男人扶着阴茎插进了乳沟里,凶狠蛮横之物被柔软裹挟,并没有所收敛,反而上上下下越冲越起劲,有好几次云荞都感觉那龟头都要凑到嘴边,又被男人硬拖进了乳肉中,荤腥味直冲鼻,盘虬的青筋在白花花的乳肉中显得尤其突兀狰狞,云荞眯着眼,看沉浸在其中玩肏得眼角猩红的男人,些许陌生,而又些许合心意。

    人前的矜贵都给她丢掉,赤裸的、原始的模样才是肉体凡胎天赐的祝福。胸前软肉被硬器摩擦着,那力道还越来越大,要破皮了她想,她又睁大眼注视着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那么荤腥的东西晃在她眼前,男人下体丛林扎得生疼,情欲之下下流的东西也性感起来,她叫出声,喊男人的名字,江连,江连——

    “是我。”男人收了力道,附下身去亲她的嘴角、眉眼、锁骨,还有被蹂躏的胸乳,红蕊颤抖着,小疙瘩起立,他吻掉颤栗将温柔留下,那凶悍物也退了下去,几发撸动,射在了女人的大腿上。

    烫——云荞弯起腿让精液滴下,床单湿了一片,江连抱起人移了位,“我来清理。”说完光裸着身体起身,长腿在卧室内走动,大腿上的肌肉很漂亮,臀部也挺翘,前面垂着一团软趴趴的东西,云荞知道它活跃起来有多厉害。

    她躺在沙发上看了很久,眼帘半拉着,仿佛要让眼前的景象入梦。

    江连拿来新的床单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女人睡得很恬静,凌乱的头发黏在脸上,是刚才出的汗,他把它们拨开,
第(1/2)节
推荐书籍:绿域借种记美人美丽把偶遇的乖崽发展成炮友(1v1 h)自白一书绿师事务所七巧(1v2)出轨的时候想起了你(nph)Take me hand (GL)那年的村色[OhmNanon] 亲吻了再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