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

第(1/21)节
    作者:真昼

    肃雪,严风,飘荡席卷,奔腾若有型的魂灵。形成的绝境将此与人世隔绝,高耸的山峰,皓云不见,唯见飘零的雪花零落而下,缓缓坠落下的一枚棱镜,缓缓落至乳白色的湖泊——顺着纹络端详,才发现竟是肌肤过于莹润亮泽。

    这是名女子。却又不是普通的女子,因为那枚雪花坠落在她掌心的时候并未融化。

    她轻轻扬起螓首,看向天空,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矗立于散扬若花火的雪花中,好似妖精。

    尤其是那身后纯白色的长发,根根清灵,仿佛是由最纯净的雪凝结组成。

    或许不仅仅是头发,似是这名女子身上的每根毛发都是霜雪素裹,银光皑动。

    苍白色的嘴唇轻轻开阖,唇齿挪动间,便有浩荡的大灵之声吐露,随着这堆雪的环境而起雾协奏,而一同,震荡山灵!

    若是有凡人得见此景,得见身着飘逸银色长裙,于此冰天雪地之处裸露出皓白莹泽的肌肤,抬起,划动,原本下坠的雪花像是得蒙征兆,像是被赋予生命一般随着手臂的划动痕迹而卷起震荡的流浪。

    它们在呼唤。

    它们在雀跃。

    它们在响应——

    与这唤作衣絮的雪女一同于此方世界翩翩起舞。

    衣絮喜欢这种感觉。

    孕育在雪中,生长在雪中。

    时间的流逝在这并无意义,这里荒僻而虚无,只有凝而不化永不消散的雪笼罩着世界。

    衣絮知道外面的世界存在人类,存在和她一般的精灵。

    但是她并没有什么渴望的情绪。

    也并不会伤害名为人类的异族。

    她轻轻抬起闭紧的眼帘,眸子冰蓝的剪影一闪,看向远方。

    有人类造访此地。

    【又是因为暴风雪而困的人类吗】

    衣絮轻轻皱眉,人类为什么总是喜欢如此挑战自然喔,为什么总是想要打扰她喔。

    可是,明明会被察觉到存在,她却仍旧轻轻挥了挥手,安抚了一下那片地区的精灵,为不告而来的旅人彰显来时的路,同时,将前路变得愈发的凶险。

    这便是衣絮的处世之道。

    母亲和父亲曾去往人类的世界再也没有回来。

    人类是危险的,衣絮知道。

    但是,她不想伤害任何人。

    只是,虽说衣絮做了这些,但是这次造访之人与以往的任何一次似是都有所不同。目标明确地向着被暴风雪笼罩的前方走去,步履沉静,像是完全没有被这肆虐嚎哭的风暴所影响。

    绝非普通人。

    因为就在她意识到这一切的瞬间,有清脆的铃响传来。

    一个男子从风霜中走来。

    背后雪若飞花,卷腾旋动,像是最凄寒冷峻的背景。纯色的白构调在他身后,自然的伟力与精灵的清灵一同协奏,却未曾起到喧宾夺主的感觉,反而让这持剑男子愈发显得俊郎非凡,甚至称得上是所谓的剑眉星目。

    青衫暖玉,随烈风卷动,却神情潇洒。

    雪亮的剑锋亮起锋芒,一点寒光。

    是个让人得见相貌便心存好感之人,但是衣絮的心却渐渐冷了下面,四周的精灵似是察觉到雪女,雪的精灵亦或女王的情绪,大作,气温骤降的同时四周都变得白茫茫的一片,像是有大雾升起。

    因为衣絮的心是由最纯净的雪所凝结的,她看得清人的恶意与善意。而面前的这个男子正是抱有最纯粹,最本能,好似混无理智的野兽般丑陋的恶意。

    尤其是他背后显得格格不入的木头箱子,让衣絮感觉到本能的不适。

    “小生乃是退魔人柳家世子柳月,贸然造访此地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他开口道,言语温婉,不像是于这风萧天凛之地发言,而似于春风脆柳伏岸清风地朗言。

    可是,那视线却并不怀善意。

    耀黑的瞳孔像是有焰火于其中焚烧
第(1/21)节
推荐书籍:辨公室偷情檔案仲夏(父女h)远山的呼唤仿水浒传体改编短故事五则自娱老婆杜菲被老板输出后的报复之路唯爱你阿福呀(1v1&;&; h)我和妻子静芳的一些事拜德關係日色欲尽(出轨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