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当按摩棒,改当肉便器(清晨舔醒h)

第(1/2)节
    裴朝提着买来的牛奶靠墙站着,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地垫,放空后的一张脸显得有些生人勿近的高冷疏离。

    楚枝出来就看到门外的他,一瞧他表情就大致猜到了他这会儿心里肯定又在胡思乱想。

    “怎么不喝?”

    裴朝蓦地回神,连忙站直了身子:“我、我在等你一起。乔暮他……”

    “喂了杯水,又睡下了。”

    “哦……”裴朝抿了抿唇,也没去问她这么久待在里面和乔暮做了些什么。

    楚枝把人牵住,迎着他看来的视线笑了笑:“要去我房间睡吗?”

    裴朝眼睛一亮,将她反牵得更紧:“要。”

    草莓牛奶的味道似乎还残留在唇齿间,已经转钟,裴朝仍旧双眼大睁地躺在床上,心跳如同擂鼓。

    旁边枕头上的楚枝似乎已经熟睡,长发铺在枕头上,像是一滩墨。

    他和楚枝,同床共枕。

    美好得有点不真实。

    裴朝小心翼翼地转过身面向楚枝,一双眼贪婪地打量着她黑暗中的轮廓,从额头到眼睫,从鼻梁到嘴唇,每一处都让他百看不厌,心如鹿撞。

    他无声地蹭得更近,同款的洗发水香味萦绕在他鼻尖,像是一只只小勾子往他心里最软的那一块不停地勾着。

    不知不觉她的头发已经长这么长了。

    裴朝摸了摸她微凉的发丝,指尖捞起一缕贴在唇上,痴了一般呢喃:“楚枝……”

    楚枝感觉自己要被这兄弟俩轮番上阵的发神经搞烦了,难得和妈妈谈话生出的一点耐性和温柔,愣是被两人的得寸进尺几个小时消耗殆尽。

    她皱眉瞪向避之不及被她盯个正着的裴朝,语气是被打扰入眠的不耐:“要发情滚回自己房间,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裴朝慌忙缩进被子,下一秒就被楚枝翻身抱在了臂弯下。

    黑暗温暖的被子里,楚枝胸口的绵软就紧贴在他脸上,她的心跳清晰有力地传到他耳畔。

    “阿朝,睡觉。”

    裴朝指尖瑟缩了一下,试探性地揽住她腰身,埋首在她胸前缓缓闭上了眼。

    ……

    楚枝是被舔醒的。

    不知是温泉泡得太解乏导致她睡得很沉,还是因为昨天旅途的疲惫加上昨晚的胡闹耗费了她太多精力,当她意识回笼察觉到自己腿心的异样时,身体已经到达了高潮的边缘。

    亮起来的房间,裴朝还在她身旁睡得昏沉,一张俊脸朝着她,睡颜带出点孩子气的天真无辜。

    楚枝立刻意识到了被子里的是谁。

    她扬首,被子下因为高潮拱起的下身被紧紧含住,奔流的水液尽数被吞咽后,那根灵活的软舌又戳刺着她柔软的穴口,卷着模仿性交抽插起来。

    楚枝收紧小腹,双手摸到他柔软头发,腿配合着分得更开,在他越发高超的舔弄下急喘着很快又到达了高潮。

    察觉到对方的舌尖还在花蒂上下逗弄,楚枝只好够到他下巴,引着他往上。

    湿润的唇舌沿着她小腹上行,舌尖探进她肚脐眼,带来丝丝痒意。

    楚枝鼻息加快,被子下的手指不断揉弄着他的耳朵,轻抚着他的后颈。

    情欲被彻底撩起,在胸乳被一揉一含时,她终于没忍住发出一声轻吟。

    裴朝半梦半醒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耳边捕捉到楚枝的喘息声时他身上名为楚枝探测器的雷达就机敏地竖了起来。伴随着那呻吟声越来越清晰,他晨勃的性器也高高地顶了起来。

    “唔嗯……好爽,舌头好会舔……嘶,又流水了……”

    裴朝猛地睁开眼,视线所及便是楚枝那张情欲饱涨而越显动人的脸。

    她仰着头,面颊到脖颈都泛起淡淡的红色,微微蹙起的眉尖下是震颤的眼睫。

    裴朝立时屏住了呼吸,瞪大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着楚枝的侧脸,下身的性器胀得发痛。

    “手指摸到了……哈……就是那
第(1/2)节
推荐书籍:[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高中女友阴魔王(催眠)金刚芭比与老色魔末世迷途红日(父女)穿越异世:野蛮情人洞房传道那些年,我干过的美日俄女孩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