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无心插柳

第(1/1)节
    沉棠本意并非如此。

    尾巴是控制不住才露了出来,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尾巴,这虽然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总想是有着自己的想法,最开始看见云初,他就可以感受到身体的蠢蠢欲动,直到某个念头忽然冒出来,其实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一闪而过的“如果你能够属于我就太好了”的想法,身后的尾巴就像是害怕被遗忘的孩童冒了出来,而冒出一条就会有第二条第叁条,最后全部尾巴都露出来,他身为妖的模样再也无法掩盖,而媚术其实有时候不需要他主动去释放。

    于是现在,他看着目光明显呆滞迟缓下来的少女,心中并没有痛快,只有一种难言的恐慌与不安。

    他不想的,他想的是和云初好好说说话,就算爱意难以宣泄于口,也不该就这样再次控制了她……即使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人上瘾。

    他抬起手,迷茫的女孩就涣散着目光凑了过来,用脸颊贴在了她的掌心,柔软又带着温热,他能感觉到吐息喷洒在手腕处,撩动着心底那根隐秘的弦。

    不可以……不可以强迫云初。

    残魂感觉思维都缓慢起来,他出神看了云初好一会,才意识到他绝对不能就这样不清不白的要了云初,明明他最开始替她挡下那道天雷已经得到了她的让步与怜悯,即使有挟恩图报的心思。

    这是阳谋,他没有算计云初,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云初从来不会亏欠人情,她的想法坦诚又简单,你救过我,所以我也要救你的。

    他要云初自己做出选择,要云初自己选择走向他,就像鱼入水,鸟入林般坚定。但是现在他又替云初做出了选择,又开始操纵起她的人生,即使是无意之举,但是沉棠依旧不愿去想云初清醒后会怎么看他。

    看他是个心口不一的骗子,看他口中说着自由放手,行为却截然相反,他不想再做些什么,媚术他虽然控制不了,但这个是无意识间释放的,效果很差,按照云初的修为,大概半个时辰就能清醒过来。

    他还给窗户开了条小缝,让清凉的风吹进来,也吹散他脸上的热意。

    因为……少女似乎不想止于简单的触碰,回过神时他的手指已经被少女含入口中细致的舔,让他想起了她儿时吃麦芽糖时的样子,每次吃都要黏一手,以为他没看见,就把手上的糖用舌头舔干净,再用他的袍子擦手,小坏蛋,他那时候就是觉得云初跟承影学坏了,但是后来又想明白,云初在他面前只会做个乖孩子,直到遇见了承影,她才活得像是那个年岁的孩童,会恶作剧也会张口就来,偶尔会让人头疼,但依旧是那么鲜活的一个人。

    而现在,小坏蛋在把他的手指当做麦芽糖吃得起劲,舌尖扫过指肚,他触碰到一阵柔软,沉棠想抽出手,但是云初又用牙齿咬他,不用力,只会留下牙印,却依旧卸下他全部力气,酸麻的感觉传递全身,他痴痴望向那微张的红唇,嘴角边还有她未来得及咽下去的津液。

    云初眼睛半睁不睁时,其实能让人平白看出一种妩媚感,她的长相一直偏清爽,每次让人看上去只会让人觉得亲切,再加上云初是个好说话又实力强劲的,很少有人会把她往媚的方向去想,但是现在她眯着眼看他,那双蓝色的漂亮的眼睛不复清明,她松开了他的手指,用舌去舔他掌心上的湿痕。

    他的手掌似乎都不再属于自己,而是云初的玩物,目光无法错开,他的喉结滚动,身后炸开的尾巴摇曳,仿佛一朵盛开的花。

    她抬起眼,懒洋洋的看向他。

    “师父?”她唤。

    他看懂她的眼神了。

    她的眼睛在说,吻我。

    他几乎在下一刻就压了上去,吻上那张朝思暮想的唇。

    —

    谁催眠谁呢!
第(1/1)节
推荐书籍:斗罗大陆 魂环铸奴不要想起我偷窥前女友和现男友在楼梯道亲热他比夜色温柔(男二上位 H)小乐不思蜀在古代追妻的日子与天神没羞没臊的日子爱得刻骨铭心假如可以重来(1V1 金主 背德)贤妻 第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