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那些道听途说的故事】(3)铁道边的故事(杂谈,独立小故事)

第(1/6)节
    铁道边的故事

    今天要讲诉的这个故事,于我而言,是带着一点沉痛的。

    我国近数十年来,飞速的发展。即使是普通民众,也都享受到各式各样的社会福利。而头脑灵光的,亦或者是本来就有点门路的,基本也在这个时期,各自发家致富。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任你再繁华的都市,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背后,也依然有着一群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可怜人。

    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处。虽然我们不去深究这其中的原因,但我也得说一句,还是不能一竿子全都打翻的,同样有一部分人,他们其实也不想。

    大家不要觉得说,如今我们的生活,不存在什么饿死的人。随便送个外卖,一个月也能有大几千的收入,这是生活在城市的我们,生活在父母身边的人,喝着热茶,吹着空调,毫不负责的在吹牛逼。

    我非常建议大家,有时间的话,抽上半个小时,去看一看杜海滨导演的纪录片,《铁路沿线》,在爱奇艺或是腾讯视频也都有,直接搜索即可。这不是什么天方夜谭,也并没有遥不可及,今时今日有没有这些人,我不确定,但是在201几年,单单是我这个城市,依然存在。

    我们今天的故事,也就是跟这些,社会的肮脏龌龊的一面,相关。

    我所在的企业,是加工制造业。规模也属于比较大,那么,我们很早就跟铁路部门,是打了招呼的,有我们自己的一条铁路专线,用于运送原材料,以及往外运输产品。

    我这些故事,就是负责维护我们这条铁路的巡线员,老陈,给我讲述的。

    老陈年轻的时候,可还没有那么风光。这些东西,都是有门道,有猫腻的。别看着普普通通的铁路巡线员,在外面公家的铁路上,跟我们企业的专线比起来,那就是天差地别。

    这些东西我也不怕明说,老陈除了拿铁路局的工资,我们企业同样是按月,额外给老陈一笔辛苦钱的,甚至要比他正经的工资还高。

    我本就是负责搞行政,仓储后勤这些,也都是我的职责范围。一来二去的,也就跟老陈,算是交上个朋友吧。

    据老陈回忆,也就是进入了千禧年以后的事情。那时候他还在外面的铁路上,每天都得拿着工具,来来回回走几十公里。东敲敲西打打,怕有些固定铁轨的大马钉,松脱了,或是有些垃圾之类,堆压在铁轨上,引发不安全的隐患。

    走得多了,也就发现喔,有一些流浪人员,总是在铁路边上徘徊。老陈跟同事们,开始还驱赶一下,主要是怕危险嘛,火车可比不得汽车,随便挨一下,百分百就是一条命的。

    其次喔,老陈也是清楚得很。那时候可没有动车高铁的,一律是绿皮客车以及货车,一起通行的。这些流浪人员,一是可以捡一些瓶瓶罐罐的,二是敢扒到货车上,偷一些零碎玩意。

    因为货车的速度是很慢的。为什么我们企业会给老陈发工资,也有这个原因了。这些流浪人员,扒上去,随便丢一些小货物下来,一些钢铁制品的,当成废品,其实卖不了多少钱,可我们生产的才知道,动辄都是几千上万的东西。

    所以老陈年轻那会,多次跟领导反映,必须要清理整顿这些,在铁路边上,搞手脚的流浪人员。无奈啊,领导哪管得了,铁路也有自己的民警,民警也没办法啊,那么长的铁路线,你追他跑,追到又如何喔,又没有什么大过错,找民政局去遣返,过不了几天,又来一批。

    所以老陈喔,反而就去跟这些流浪人员,去谈判了。意思就是,我也不赶你们了,但是这一段铁路喔,是我的地盘,你们也别为难我,搞得大家都不好看。

    那么,这些玩意,有没有什么利益纠葛喔,我也懒得去问。堵不如疏嘛,其实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你们别搞事,捡一些瓶瓶罐罐的,搭一些小棚子住的,那也就算了嘛。

    老陈那时候也年轻啊,资历还小。任何工种,也都是分个三六九等的,比如说,年纪大辈分大的,那就白天
第(1/6)节
推荐书籍:【电竞】恋上你的暖我们散修,一身反骨师生-梦一场协议离婚之后我和老板HE了童话彼岸的小王子被退婚后我嫁给了年代文大佬变身系列有一点菲丝(拥有菲丝续)世间调制模式抖音网红馒小蛮直播中被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