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大结局

第(1/2)节
    日子一天天过去,关融的失眠症状虽减轻许多,但入睡后却总会被有关周恺的梦魇缠绕不止。

    梦中多半是他穿着校服的背影,她甜笑着奔跑向他,可一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惨白幽森的朦胧鬼脸,只有那晚他枯槁无神的双眼清晰入骨。

    每当这时她都会崩溃得尖叫出声来,而一旁守候的男人总是会及时亮起床头暖橘小灯,指引惶惑无措的魂魄归来。

    顾元恒将被惊惧发抖的女人拥入怀中,吻着她汗湿的额头安慰。

    “乖宝,不怕。有我在。”

    半梦半醒的关融受到温声的安抚,渐渐平静下来,再次进入梦乡。

    不久后她被顾元恒接回别墅,平淡的生活还在继续,只是再也没听见周恺的消息。

    s市并不大,但原来说完再见后,就可以真的再也不见。

    关融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虽然他们都逃不脱命运的捉弄,但她相信,记忆在褪色后会被时间重新润笔,拥有新的霓彩。

    比如自己在天上人间的那几年过往就像缺了个角,难以再回想起;比如脑海中周恺的身形已经越来越模糊,甚至连面孔都无法回忆;又比如她实现了自己十八岁那年的梦想,到艺术学院进修服装设计。

    11月9日是顾元恒的生日。

    听清姨说从前办得热闹,场场都能引起s市权男贵女的争先恐后,派对邀请函一票难求,众星捧月的程度可见一斑。但自顾元恒出事后就再未庆过生,每年只下一碗长寿面,草草过了生辰。

    关融听得懵懵懂懂,却能感同身受他心内的那份寂寥难平。

    她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晚间19:00,顾元恒准时抵宅,第一件事便是去寻她身影。

    踏进卧房才见漆黑一片,只有一个纸箱伫立脚边。顾元恒不明原委,试探着上前轻敲两下。

    纸箱突然从内打开,霎时彩带落下,房内光线也一并亮起,小朋友扬着盈盈笑意轻快扑进他怀抱。

    “生日快乐!”

    顾元恒稳当接住她,这才看清房内被精心布置的气球墙。

    玛瑙纹乳胶球在五角星灯串下折射出金光,远处旋转的香薰烛台中央摆放着一个粉色蛋糕,一眼便知是出自她手。

    一切发生不过眨眼间,不知道她排练了多少次才能这样熟练。

    下巴触到怪异的毛状物体,他把目光重新落回她身上。

    紧身黑裙的一字肩上攒着一圈粉羽,藕粉过膝长靴包裹住她笔直雪白的长腿,一双狐狸耳被她松垮垮戴在头上,一晃一晃的,看着心痒,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关融注意到他的眼神,解释道,“我看顾叔叔好像很喜欢狐狸,”说着转了个圈,露出毛茸茸的蓬松尾巴,献宝似的扭了扭,“我设计的,可不可爱?”

    笑意爬上顾元恒的脸,他轻摇头,“我哪里是喜欢狐狸。”

    “我是喜欢你。”

    小狐狸闻言向他娇滴滴抛了个媚眼,然后戏法似的不知什么时候变出一个礼盒捧到他面前,期待之意全在弯弯笑眼里亮着。

    顾元恒像对待易碎的玻璃制品,小心接过,慢慢拆开被打得漂亮的蝴蝶结。

    入目是一个炭黑卡包。

    “你应该什么都不缺,其实也不知道送什么好。太贵的送不起,能负担起的礼物又怕你看不上,想来想去还是手工比较能代表心意。”

    羊皮摸起来柔软滑爽,皮具的缝线齐整细密,右下角还烫了个g的金字,顾元恒半晌无言,只细细抚着它瞧。

    “怎么不说话。”关融戳了戳他。

    顾元恒一把拉过她的手,指尖还残留针刺后的淤血。他眉间显出川字痕,“会不会痛?”

    她讪笑,“其实还好。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顾元恒紧握住她的手,“小傻瓜,不管送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他情话说得自然,红的全
第(1/2)节
推荐书籍:快穿之和肉文男主颠鸾倒凤前秦虎女小表妹别太野了人獸不是陌生人酩酊酬初景夜场女友媚杀四方朝思慕暖(GL)